【奇輝創業故事】咪咪的朱叔叔和他的奇輝

發表時間:2018-08-24 18:48


“這位朱博士像當年經營自己的早戀一樣,經營著自己人到中年的夢想。”

——轉眼間,奇輝成立已經三年了,這三年來奇輝一直都在踏踏實實地做產品研發,建技術平臺,甚少提及我們的創業故事,提及“夢想”這個厚重又感性的詞。今天,我們借一位媽媽的手記,與大家分享一下我們創始人朱奇博士的創業夢想。


說起來,認識朱博士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那時他是我高中同桌亮的男朋友,在另外一個班。他們倆是我們那一年級談戀愛成功的典范,連我這個兩耳不聞窗外事、整天只會看云看書的好學生都不能無視他們并排出入校園的身影。不過,他們不是你情我儂的那種,而是給人以兩個人余生都會在一起過油鹽柴米日子的感覺,是有煙火氣的早戀。


那時我單純到白癡,雖然覺得中學談戀愛不算是不好的行為,但固執地認定談戀愛的人成績不會很好。這個邏輯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談戀愛還是需要花精力的嘛。而且我還覺得談戀愛的同學總是要復雜一些,有點敬而遠之的意思。所以,和他只是點頭之交,并不熟識。


誰知道我同桌談的這個男朋友,輕松打破了人們對早戀的刻板印象,不僅是一直讀到了北京大學的生化博士,還到美國休斯頓大學讀了博士后,與亮結婚后全家也就在美國定居了。OK,這里先不討論中學生談戀愛是否影響學習的問題,回到我要談的話題上來——我真正認識朱博士是因為咪咪。


記得那是2015年的冬天,咪咪已經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骨腫瘤科接受治療。才上了幾次化療,咪咪的骨痛已大有好轉,讓我們所有人心里一塊石頭落了地。當時我們都精神抖擻,信心滿滿,準備著共克時艱,迎接年末的截骨手術。


那時北京的好友麗已經為我開了公眾號,并且中學同學也漸漸知道我女兒生病的事情,大家都很踴躍地問候、捐助。同桌亮在美國,她微信說老公正在國內創業,到北京出差就來看你們。我說好。


三年前的那天還記得。


天很冷了,北京醫院病房里暖氣倒是開得很足。朱博士一如今天的形象,穿著樸素隨性,單肩背著他那個不離身的雙肩包,如同一個匆匆行旅中的過客。他來醫院看望咪咪,問了治療情況,說了一些輕松的逗咪咪開心的話,打了一個紅包。最讓咪咪開心的好像是他說什么都可以吃,可樂完全沒問題,咪咪高興壞了。


我當時不太記得他說回國來具體是干什么,我滿腦子都是咪咪,其他的都不那么上心。后來漸漸了解他學的是生物化學專業,回來是用自己的技術知識和朋友(也是我的中學同學)一起合辦一家生物技術公司,搞基因檢測之類的。但也僅限于此。


朱博士也沒有特別提出用他的基因檢測技術幫咪咪做什么,我也沒問,怕費用太高談價錢就讓人家尷尬了。其實我想多了,也可以說,我想少了。


后來他離開時,我送他到醫院門口。


走廊里長而空,正是病人們吃飯的時候,只有日光燈慘白的寂靜的燈光充滿所有角落,卻沒有溫度。不時的,一兩個打開水的病人家屬,心事沉沉的樣子從我們身邊走過,可以感覺到每個人都心里裝著一個憂苦的煎熬的家庭故事。這是癌癥化療病房區所特有的氛圍吧,一種沉下去的感覺。


他看著我,滿眼我不太懂的沉重和同情,然后突然伸出雙手給了我一個擁抱,要我加油。那個擁抱讓我印象深刻,因為很突然,也讓在命運險惡面前孤立無援的我覺得很感動。我心想,我當然會加油,咪咪會好的,就是辛苦一些,但會好的。


后來,在咪咪走后,有一次我和他聊天。我說我現在才明白,那個時候,對我而言一切苦難才剛剛開始,而你已經知道咪咪的結局了,連用基因檢測都是多余的。他停了一下,仿佛很費勁似的,說,是的。


那一刻,我們一定同時感覺到了命運的不可抗拒與不可思議,感到一種無力感和對生命的敬畏。


在內心,我非常感謝那個美國式的擁抱,它誠摯、真切,帶著善意,讓我感到了溫暖和真正的同情。我說的真正同情,是相對于一些看到別人的不幸便表示要珍惜自己美好生活的那種同情而言,那種同情分分秒秒想到的是自己,而不是對面那個人的不幸,所以一般我不給這些人以同情的機會。而朱博士讓我覺得他感受到了我的痛苦,并因為我的痛苦而痛苦。


我珍惜那段時間里我得到的每一份真誠的關愛和支持,點點滴滴,一輩子。不經歷這種艱難,是不會如此懂得感恩的。人就是這么后知后覺。


后來咪咪到美國休斯頓的安德森癌癥中心治療的申請被接受,正巧朱博士的家就在休斯頓,他又正好那個時段休假回美國與妻兒團聚。于是整整兩個星期,亮在家為咪咪燉好湯做好飯,而他就陪我們一家人在安德森醫院奔波,并且成了咪咪喜歡的朱叔叔。這一切如此巧合,如同天意。


要得到咪咪的信任和喜愛是不容易的,這個智慧的孩子能夠看透人性而又溫和包容。但因為看得透,所以也只有真誠無偽的善意才會讓她完全打開心扉,而朱叔叔做到了。他不是做出來的,他本來就是那樣子的,總是做他覺得應該做的事情。按照明代心學大師王陽明的說法,這應該就是“致良知”的境界吧。


他讓我認識到,真正的善,其核心是“誠”。


我的感覺是正確的。因為對咪咪和咪咪媽媽不幸所表示的同情只是他內在深沉的情感力量的體現之一罷了。這種內在的情感力量還驅使著他在2015年5月回國,充滿激情地做著一項他視之為理想的人生事業。


那就是他和中學時代的好朋友一起創建的生物技術公司——廣州奇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這個公司位于廣州國際生物島,現已建成828平方米研發實驗室和面積為1400平方米的GMP廠房,并擁有在美國德克薩斯州休斯頓癌癥中心的研發中心。他創辦的公司提供全套基因檢測產品和服務,在幾年之內迅速崛起,成為一顆在國內生物技術領域極具潛質的新星。


這像在打廣告,這就是在打廣告,我為奇輝生物打廣告。這還是咪咪公眾號里的第一次。只不過我不僅僅是為奇輝生物打廣告,也是為朱博士的理想在打廣告。因為作為創始人的他之所以要遠離在美國的妻兒,獨自回國創業,以辦公室、實驗室為家,就是為了這份理想——他夢想著用所學讓更多人更容易和便捷地享受到健康醫療。


“簡單地說,在這個領域學習了這么多年,總應該為腫瘤患者做點什么”,微信里他告訴我,這就是他的初心。他說的話讓我想起了2015年那個冬天的晚上,在醫院長廊里他給我的那個溫暖的擁抱。


我到過他在廣州的公司,為他這幾年所做出的成績感到驚訝與欽佩。我知道那已具規模的研發實驗室,不知名的各種精密的生物化學儀器,以及公司的新產品,都是他的心血和夢想的結晶。在他的實驗室和廠房參觀時,所有的一切里都讓我感到一種振拔的力量。這位朱博士像當年經營他的早戀一樣經營著自己人到中年的夢想。


我知道他在努力,想要挑戰那種過去、現在和將來一直圍繞著人類的無力感,我非常非常想為他這份真誠的努力加油,相信咪咪也會在另一個世界為她的朱叔叔加油。

  奇輝生物  

讀到這篇文章的您,請記住這個公司的名字——奇跡的奇,光輝的輝。奇輝生物一定會創造屬于自己的奇跡,發出動人的光芒。和我一起為奇輝生物、為朱博士加油,就像您曾經為咪咪加油一樣。



咪咪媽媽記于2018年8月22日晚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咪咪成長記

作者:文學博士,湖南警察學院教授,代表作《百年文學匪類敘事研究》、《湘西王陳渠珍》

咪咪成長記

12歲小姑娘咪咪及其家人如何面對意外挑戰

關注




廣州奇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GenePhar Technologies, Inc.)總部位于美麗的廣州國際生物島,是一家由中美科學家、臨床醫生團隊及企業家合作成立的高科技內資控股企業。

自2015年成立以來,已建成面積為828平方米的研發實驗室和1400平方米的GMP生產車間,并擁有位于美國得克薩斯州休斯敦癌癥中心的研發中心。

公司以成為精準醫學國際化創新主體為目標,致力于生物醫藥、臨床檢測試劑的自主創新和國產化,使最前沿生物科技和信息技術更便捷、更廣泛地造福于人類。

現已建立MagCares?—樣本制備、SeqCares?—文庫構建、EZLab?—實用工具三大產品線,完整的解決方案覆蓋相關基因檢測全流程;同時公司還提供靈活的定制服務,包括Panel定制、整體解決方案、全方位研發生產服務,滿足業內的各項需求。